Home / 產業動態 / 兩三千萬年利潤的遊戲公司,為什麼沒人要?投資在看什麼?

兩三千萬年利潤的遊戲公司,為什麼沒人要?投資在看什麼?

Check out Exclusives at Blizzard Gear Fest!
暴雪國際線上商店-裝備狂歡節特賣會!

文章來自http://www.youxituoluo.com/513639.html

如果用一個字來形容現在遊戲圈的投資環境,那就是“慘”。這個“慘狀”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久到讓行業人士變得現實和理性,以“活下來”為首要目標。

現實是,不是遊戲公司不賺錢,而是明明很賺錢,卻沒人投、沒人要。眾所周知,目前傳統手游項目基本都是圈內游戲公司在投,他們或出於利潤需求,或為了填補自身業務短板。而基金基本不看這些項目,一是投不起,二是無法退出。

那還有什麼機會?

採訪了幾位行業人士,發現遊戲圈出現降維的投資趨勢,非傳統手游項目,比如微信小遊戲,海外棋牌、區塊鏈遊戲、H5這些低成本或盈利高的項目正吸引他們的注意。只是經歷過手游項目的摧殘,無論是投資方還是團隊心態都發生了很大轉變,變得謹慎和理性。

冰點

手游項目跟傳統項目不同,有其特殊的屬性。遊戲投資一般到天使輪,很少到A輪後,之後就直接併購。所以,我們會發現,前幾年手游創業團隊融資容易,併購頻繁。

但今非昔比,盛況不再。

現狀是天使輪成本過高,併購標的對像要求也不低。

投不起:天使輪1000萬起

投資Y君:“傳統手游投資確實不活躍,因為投資成本偏高,隨便一個項目,初期拿不到1000萬就做不起來。遊戲項目不像傳統的App項目,可以追投,基本上第一筆融到的錢就可以支持到遊戲上線。現在天使輪基金的公司,盤子也就是1到2個億,對他們來說,這樣的成本很難承受。”

退一步,就算投的起,但面對大廠壟斷的環境,要出爆款太難了,小廠商基本沒什麼機會。

投資A君:“現在市場很難做出一款爆款,像MMO、ARPG,你怎麼跟大廠拼,人家一個項目成本是按億來核算的。小廠商只能切入特別垂直細分市場,沒大廠跟你競爭,但是垂直細分市場也是靠賭。”

更現實的是,有些基金已經到期了,他們都在苦苦尋找接盤他們遊戲項目的投資方,以便拿錢退還投資人,根本不可能想著進場。

併購標的對象:年利潤5000萬以上的公司

現在遊戲圈併購早已過了講故事拿股民錢的時代,跨界併購基本不用考慮,現在併購基本都是上市遊戲公司在做,主要併購成熟團隊,除了填補利潤之外,就是為了補充自己業務短板。

不過,他們出手頻率也越來越低,且要求不低。筆者跟幾位業內人士了解到,目前年利潤兩三千萬的遊戲公司相當多,這樣的利潤放在傳統產業,是相當不錯的,但奈何上市公司看不上。

投資A君:“對於上市遊戲公司來說,併購標的物利潤是成倍遞增的過程。比如第一年併購了年利潤1000萬的遊戲公司,第二年可能就要併購一個3000萬元的公司。所以他們可能會併購一些大的遊戲公司,但沒有併購小遊戲公司的需求。”

投資Y君:“現在併購都是在5000萬以上,比如游族就是併購年利潤5000萬以上的CP類型公司。”

筆者不禁疑問:“有這樣體量的公司為什麼不自己IPO?”

投資A君:“國內上市不明朗,有公司會退而求其次選擇港股上市。如果有條件的公司可以尋求國內IPO,但最近IPO基本都是老牌遊戲公司,比如樂元素。”

投資Y君也表示相同的觀點:“現在國內的政策環境,要么選擇上港股,但給到的PE是10倍左右,老闆套不了什麼現,還不如賣掉,而且港股的融資能力一般。所以,一般上港股的公司,要不行業受限制,比如棋牌類,要么本身A股上不了。”

純發行估值偏低,併購難

純發行公司越來越不吃香,在尋求併購方面越發艱難。

投資Y君:“ 這幾個月的現狀是,就是帶利潤發行找併購也很難了,比如年利潤三五千萬的公司。他們在談併購的時候,除了很難談攏之外,估值也偏低,基本市場就給到8倍的PE。 CP轉發行好轉,但是發行轉研發是很難的。

對於發行的併購,基本都要看自研自發能力。所以現在的做法是,發行會收一些小的CP團隊,變成自研自發的團隊,之後在尋求併購。

不難看出,在傳統手游項目裡,投資併購環境之“惡劣”,但不管是上市公司還是基金公司,他們依然擁有大量的錢,總要花出去。那麼他們在關注什麼?

降維投資

被市場逼著走,資本正在流向那些低成本或被驗證能帶來收益的項目。

微信小遊戲,理性嘗試

微信是一個龐大的生態圈,坐擁10億用戶。處於紅利期的微信小遊戲具備強大的爆發能量,自然吸引眾多投資方關注。

投資A君:“小程序處於流量紅利期,比較便宜。比如,在小程序裡做一個30萬DAU的產品,很簡單,但是對於原生App,要做到這個量級,就相當於註冊用戶要達到300萬-500萬,太難了。”

投資Y君:“今年小程序多一些人看,尤其是以前不看遊戲的傳統基金又回過來看,都是天使投,主要看偏社交類的小遊戲,基本上三五百萬就可以拿下來。

這些團隊一般是做文娛的天使團隊居多。這撥人在這兩年多少都已經投過自媒體,投資小遊戲其實在幫他做流量變現。

但大家看待微信小遊戲還是比較理性,並不如手游剛開始那會,盲目進場。

投資A君:“輕度社交遊戲,它的確能掙錢。有些微信小遊戲每個月可以達到100多萬利潤。但存在一個問題,ARPPU很低,付費率很高,生命週期很短,持續性太差,一旦被抄襲或者熱度過了,DAU馬上降下來,收入就降。要保持持續性,太拼研發實力,太拼創意,而且做起來很累。”

行業人士Z君:“我個人並不看好,不是沒有賺錢機會,是缺創業機會。非常簡單的導量方式,且小遊戲同樣是需要版號,除非手游APP版有版號的話,H5版可以直接上。如果沒有版號,渠道上不了,支付結算也會有影響。”

投資Y君:“對小遊戲不能說看好,只能說大家沒點,看不到未來,很茫然,踩著石頭過河,現在找到一塊石頭是它,僅此而已。”

實際情況是,確實有一些廠商不做小遊戲轉行了。

海外棋牌,併購為主

最近國內棋牌大地震。“棋牌類網絡遊戲管理”政策即將出台,要求各平台立即停止德州類游戲的下載,並於6月1日前全面終止德州類游戲的運營。除了德州之外,老虎機、百家樂、骰寶、21點、牌九、梭哈、炸金花、贏三張、牛牛等主要由系統自動按照概率性分配方式決定對局結果及類似機制的遊戲,也在禁運範圍之內。

這兩年,我們不難發現,因為傳統手游領域的逼迫,很多中小廠商為了生存,轉向了棋牌行業。今因這一重磅消息,很多棋牌類游戲又被迫轉行。有些無奈轉回傳統網游,有些轉向海外棋牌。

投資Y君:“資本依然關注海外棋牌,通常以併購為主,目前行情是給3-5倍的PE,並且有對賭協議。”

區塊鏈項目,非傳統基金在投

區塊鏈遊戲也是行業關注的一個方向。行業人士Z君表達了他看到的現象,“至少一半的遊戲團隊都去做區塊鏈了。”

但區塊鏈投資,因投資方不同而不同。

投資Y君:“投資區塊鏈遊戲也多起來了,但是投區塊鏈項目不是以傳統基金為主,大部分是在比特幣、以太幣賺到錢的老闆。傳統基金要考慮到政策風險,考慮到如何退出。

現在退出無非兩種方式,要不上市,要不併購。顯然,區塊鏈在國內上不了市。國內上市公司也不敢併購,最起碼明面上不敢,就算是走私募的方式,給PE值也不會太高,所以很難達到百分之幾百的回報,那對於傳統基金來說,做的價值就不大。而像那些老闆,他們沒打算要退出,主要出於收益考量。”

投資A君則明確表示他們沒有在看區塊鏈項目,因為他們看不懂。

H5可能是個爆發點

筆者也諮詢了關於目前比較熱門的領域,比如二次元、SLG、H5、買量公司的投資情況。

投資Y君:“SLG格局都定的差不多,買量都買成這樣,在做沒意義。二次元看的會多一點,因為大家都在盯00後,但都是產業內投,出於品類佈局,圈外沒人投。

17年有一波H5遊戲項目獲得融資,18年也有一些垂直類的戰投在投H5遊戲。便宜一點的項目,300萬就可以拿下。今年H5還會起來,因為原生App買量成本太高了,對於那些靠買量過活的發行,現在就開始轉H5的買量。自然而言可能就有一批買量類的產品可以爆發出來,這是行情造成的。

買量團隊方面,17年已經洗過一波了,能活下來就那麼多了。如果18年入局,成本代價比較大,而且對於投資方來說,買量團隊技術含量不高,只要花錢就能打造出來。買量團隊基本是自己玩,他們也不需要找融資,自己就能活的很滋潤。買量公司也會收團隊,比如,素材優化人才是非常難挖的,有時候你挖不到人,乾脆就收了這個團隊。

現在圈內投資都很閒,也會看遊戲圈外的項目,比如AI、媒體、廣告公司等遊戲相關項目。”

拼人脈和資源

幾位行業人士都提到,遊戲投資到後期,拼的是人脈和資源,拼的是大項目成功的經驗。比如騰訊數千萬年投資《拳皇98OL終極之戰》製作人曹楠的創業公司。

投資A君:“像騰訊和網易這些大廠對外其實沒有那麼大的投資需求,因為他們的自研能力很強。有些投資的項目還不如內部資源強。他們不缺錢,也不缺人才。 ”

投資B君:“現在最主要的還是看團隊。圈子就這麼大,基本都很熟悉,特別是從策劃和一些製作人的角度來看靠不靠譜。如果他們手上資源比較豐富,基本上一個遊戲在他手上就不會太差。”

投資Y君:“投資項目的話,目前資源考量能佔六成。因為只要有錢,產品就能做出來,難就難在如果沒有資源,就廢了。”

無論是人脈網資源、IP資源,還是錢資源,這個團隊擁有這些,那成功率會高很多。就比如,微信小遊戲,有行業人士表明,現在就是拼創意、拼關係,如果你是騰訊出來創業的,那麼天使基金就有可能會看上你。

心態轉變

經過手游創業潮的洗禮,現在無論是投資方還是團隊都變得謹慎和現實。

投資人的心態在轉變。投資Y君坦言,他現在投團隊的心態是,純當財務投資,不指望暴富,這年頭能暴富的一定是騰訊、阿里、網易這些大公司,跟你我都沒關係。

投資方的想法是第一年團隊活下來,第二年掙個一兩千萬,第三年掙個三五千萬,之後給你談併購,也不奢求上市,因為也上不了市。

而小團隊同樣現實,先賺點快錢。這就是為什麼這兩年很多小團隊去做棋牌。“因為能養活自己,在養活自己的同時,在去做其它業務。不像以前,拿到投資就一門心思做這個項目,現在以養活自己為首要目標。”投資Y君表示。

比如,現在微信小遊戲這麼火,但大家都很理性。投資Y君:“目前市面上做小遊戲的團隊並不多,不如手游創業潮那樣火,因為大家都被創業搞怕了。現在能再去創業的人都是比較理性的,至少手裡有資源,你才會去做這個,不像以前,一拍腦袋就做了。

結語

傳統手游項目投資從火熱到冷切再到如今的冰點,給行業各方人士都切切實實上了N堂課。但資本的退潮並不代表這個行業不賺錢,恰恰相反,大浪淘沙,留下的團隊都是活的還不錯的且是理性的。

遊戲依然是泛娛樂領域最賺錢的變現方式。但不可否認,在這沉悶迷茫的空氣下,大家依然等待一個爆發點。小遊戲會不會是未來的機會?我們拭目以待。

Check Also

《遊戲與電影的融合》的大型演講

暴雪國際線上商店-裝備狂歡節特 …

遊戲產業將繼續發展

暴雪國際線上商店-裝備狂歡節特 …

ZBrush 2021.1發布

暴雪國際線上商店-裝備狂歡節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