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電影動漫畫 / 【懶人包】震驚!有黨撐腰就可以為所欲為?台南知名在地化IP竟是剽竊?

【懶人包】震驚!有黨撐腰就可以為所欲為?台南知名在地化IP竟是剽竊?

Check out Exclusives at Blizzard Gear Fest!
暴雪國際線上商店-裝備狂歡節特賣會!

授權轉載來源:https://hackmd.io/@KOLORO-let-me-sick/SJWcZZDR_?fbclid=IwAR2t8xxfwdhXPTozbEo8NRmx1xi-TL7XS2n44GD4kvDoDhgqi2hQ_XvuL8k

近日網路上爆紅的漫畫《來去遊戲工作室工作個半年吧!》,內容出自作者自身經歷,描述進入黑心職場的辛酸血淚。下屬能力不足也無心精進,但苦於對方是「老闆的女朋友」,作者也只能彷彿幼教老師般循循善誘來指導。豈料此番作為卻是好心被雷親,該女子非但不領情,反而向男友,也就是作者上司哭訴,自己不被尊重。讓被網友戲稱,女子像是一尊趕不走,也不能用的神主牌。

女子行為雖令人氣憤,但縱容此人的上司更是不可取。漫畫中還指出這名上司會利用網路匿名攻擊競爭對手更有窺探員工與翻動私人物品等不良習慣,專業人士指出此行徑可能已經觸法。

漫畫爆紅後引來許多網友撻伐,該間遊戲工作室與負責人皆被網友起底,漫畫中的遊戲工作室應為曾推出遊戲《府城少女》的「可洛洛遊戲工作組」。而負責人陳信宇的身家背景居然來頭也不小?除了父親是台南某里里長外,自己本身更是民進黨黃偉哲青年策略部主任台南市府城社區文創發展協會理事

105年時,黃偉哲就曾被鄭仲圻指控陳信宇濫用「台南市府城社區文創發展協會」理事職權,事後卻被陳信宇踢出協會,令鄭仲圻無法使用自己的作品。

——照片出自指傳媒

107年10月國民黨立委陳宜民、許毓仁召開記者會,會中戚成棟和鄭仲圻兩人,出面指控黃偉哲侵犯其著作權及黃偉哲青年策略部主任陳信宇,在成為黃偉哲青年軍後,過河拆橋,一手把持「臺南市府城社區文創發展協會」,將昔日共同創會及進行動漫創作的夥伴趕出該協會。

——節自府城人語新聞網

受他汙衊、剽竊的創作者們也紛紛出面發文表達長年累積在心中的不甘,其中有多數現今已是產業中佼佼者,就連《前進吧!高捷少女》的創辦人也深受其害,他在Facebook上聲明《府城少女》當初是他的構想。

「因為想尋求一些在地人的幫忙,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了當事人,那人說有門路可以幫我引薦管理單位,為此我還特別撰寫了一份關於台南動漫IP的計劃書,希望有機會能呈給台南文化局。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節自希萌創意公司董事長楊家宇Facebook貼文

多名創作者被抹黑恐嚇,受害者紛紛站出來控訴陳信宇!

利用人脈與網路匿名性攻擊他人對陳信宇來說如同喝水般容易,他悉知剛踏入職場的年輕人最好擺弄,受害了也不懂得如何為自己爭取權益,諸多創作者就這樣忍氣吞聲多年,造成許多懵懂的新人又再一次重覆到徹。然而此次事件正好令他們有了發聲的機會,創作者們紛紛呼籲不能讓歪風繼續姑息。

「這是我一輩子的痛,我被這個老闆偽造聊天紀錄截圖,被抹黑是個會玩弄女性發生性關係的渣男。曾經有幾個不認識的人都私下說我風評不好,我已經不知道身邊多少人對我有這樣的誤解。」

——節自繪師Barabababa鄭代晨Facebook貼文

「既然一大堆畫家爆料了,那我也出來講我被那位老闆抹黑,導致名聲受害N年以上。那位老闆用同樣的手法,對外營造出我是一個性騷擾慣犯,甚至會性侵未成年少女。還有太多黑幕了,如有其他受害者,我呼籲你們站出來!」

——節自繪師仙界大濕張熊Facebook貼文

「原來這麼多同行跟認識的都有被牽連,當年發生的時候我也都摸摸鼻子自己吞下,講起來挺無聊也沒意義就沒跟人聊過。像是回扣砍到我身上來;去參加演講,在學生面前被說是可拋棄的用品。」

——節自繪師亞果Facebook貼文

「在我剛出社會沒多久,有接過府城少女的合作案,但經過這次經驗,我現在看到府城少女,心中的陰影就會浮現。

24P的彩色漫畫,要在一個月內畫完,因為當時的我剛出社會,最缺的就是錢跟經驗,我與團隊成員A評估後,A也表示我的畫風絕對沒問題。

將完稿交出後,陳男因為非常不滿意成品,表示不想付尾款,還改了合約內容加了類似『改到我滿意為止』的項目要我重簽一份。」

——節自焰焰子噗浪貼文

更有女性創作家表明自己高中時,由於與陳信宇理念不合而被抹黑、性汙衊。

「七年前我國中剛畢業想去學畫畫,當時去參加了該老闆的社團,就遇到了類似的待遇,對方私下和其他人說我私生活不乾淨,甚至找了很像我的謎片女優,偽造說是我援交的片子。

當時升高中的我遇到這樣的事情,我只能一個人害怕,從憤怒、否定、抗拒,到自我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這樣的人,常常在學校宿舍哭到睡著。

現在站出來,是看到除了我,陸續有其他幾位同樣被造謠過的作者出來說話,希望不要有人再遇到和我們同樣的遭遇。」

——節自繪師宮保鱷魚Facebook貼文

一連串發燒效應讓遊戲工作室終於發表了篇聲明,但內容不痛不癢,甚至沒有正面承認陳信宇所犯下的錯誤。

對於此作者所創作的『來遊戲工作室工作個半年吧』內容,我們表示予以尊重,對於此部份內容所發生的事件,在當時已有做出對公司負責人的相關懲處與處理,並在事後召開會議進行檢討,請公司負責人對當事人針對此事道歉。

——節自可洛洛遊戲工作組Facebook貼文

多名受害者如雨後春筍般浮現,令人不經感嘆,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眾所皆知台灣藝文發展已不易,若是產業裡都是這樣骯髒的人們,要如何將人材留下呢?許多年輕人抱著夢想進入職場卻大多遍體麟傷地離開,職場新鮮人究竟何去何從?

靠山很硬我不怕,陳信宇再次抹黑昔日員工,道歉聲明稿毫無悔意,令人髮指!

事件不斷在網路上發酵,遊戲工作室只能再次發出聲明,通篇語氣依舊沒有歉意,甚至試圖抹黑漫畫中的員工「葡萄」。而陳信宇本人的聲明稿也透露出一股:「你們也拿我沒辦法,有本事告我啊!」如此令人氣憤的態度,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漫畫中提到的海月和葡萄兩名員工皆為實習生,並非正式員工,實習期間設有考核期三個月,並依考核結果決定是否正式聘用,最終經考核結果為兩名實習生能力未達標準,而葡萄希望多延長一個月的考核,但最終經評估後,仍不予聘用。」

——出自可洛洛遊戲工作組Facebook貼文

漫畫作者以及當時員工直接在貼文下方留言指出,該聲明扭曲事實。最後一句「希望當事人訴諸法律以張正義」也讓許多人表明,該聲明稿像是在這些受害者傷口上撒鹽,試問,平民百姓要如何與充滿政治背景的人鬥?更別提受害者甚至包含未成年人。

隨後機警的網友們也發現網路上多出了一些匿名帶風向貼文,疑似陳信宇以往的作風,真是令人瞠目結舌。

疑似抹黑葡萄貼文(原貼文已刪除,此為備份。)

黑白兩道通吃?恐嚇、暴力、誘拐等藐視法律行徑,就連警方也無法管?

「我頂多算是半個員工,初認識時覺得他很健談人很不錯,但跟前老闆工作這段時間發現他實質上是敗絮其中。利用匿名版打擊對手是他的慣用手法,他會發偽造的聊天室以及對話進行抹黑。

為什麼我會這麼清楚,因為那張圖是前老闆讓我P的。一開始他聲稱這些老師都是朋友,他只是P好玩惡作劇。P完後我非常後悔,隔天他就把這張圖丟到K島並用多個帳號進行風向操作。我為了這件事情質問他,他反過來威脅我,要是不配合他就要把我供出來。

我真的很害怕跟無助但又不敢反抗他,因為他跟臺南當地的政界關係很好,甚至黑白兩邊都有聯繫。我不敢報警,不敢跟父母說,也不敢跟朋友說,害怕自己說了些什麼會害到身邊的人遭遇不測或是麻煩。

真正讓我受不了的是,他有非常噁心的癖好,他會刻意接近年輕的Coser或是繪師,把自己吹的天花亂墜讓對方相信他很有實力很有人脈。這些年輕的小朋友不諳世事很容易相信他所說的花言巧語,不少小朋友被他欺騙感情以及身體。

他甚至會讓跟他談感情的年輕繪師幫他無償畫圖,他的商品有七成的圖都是這樣來的。若你跟他分手他就會用各種方式迫害你,那些很有前途跟天賦的小朋友就這樣在我面前一個一個遭受這樣的對待。

最終我受不了直接離職,他就找人到父母擺攤的市場不定期潑漆擾亂,嚴重影響家裡的收入 報警了好幾次每次都沒有下文,我們實在是很絕望最終選擇離開臺南。

我很抱歉,對於所有的人事物,就算不是主謀但也是協力者,我真的很對不起所有人以及我的父母,我恨前老闆,我恨我自己,我恨我自己的無能為力。」

——節自繪畫界心聲FB匿名版

儘管貼文內容因匿名性有待考證,但眼尖地網友們發現漫畫家蔚筑雅也在這裡對該篇貼文做出回應。

多年前曾盜印國外創作者作品營利,屢犯食髓知味!

有網友匿名PO文,自己曾經在同人漫展上遇過陳信宇本人,對方得意洋洋指導他如何剽竊後應對官司問題。可見陳信宇累犯多年,不知悔改。

「當時與他們臨攤,一開始還有和他們聊天,過一會兒話題聊到描圖和抄襲,結果ㄇㄩ開始侃侃而談描圖參考不算抄襲,還提到如果抄襲被告怎麼應對,怎麼跟法官拉關係等等的,講到後來我整個態度很明顯變冷還得意洋洋的講了很久……」

更有網友加碼爆料,陳信宇曾經營過同人社團「疾風之翼」,親眼見證對方盜印日本創作者作品販售。

「這個社團當初擺攤,檯面上一堆日本社團代理的本子跟掛軸。處於好奇我就去社團上面翻了一本,結果內頁解析度模糊不堪,甚至上網查還發現內文字體完全就是漢化組(未經原作者擅自翻譯)的版本、作者推特也沒有任何授權中文版的消息。」

——節自噗浪匿名版

當年被抓包後的懲處方式也如同現今,只是對外公佈,做做樣子,自己就是負責人的陳信宇要如何懲處自己?令網友戲稱根本是「左手打右手」、「九年前的老招」。

——節自疾風之翼FB粉專

Check Also

《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電影中的網路世界規則

暴雪國際線上商店-裝備狂歡節特 …

發佈留言